别怕,“不安”才是你建立安全感的基石

我的朋友F离婚了,原因是丈夫出轨,这令她十分困惑,但更令其不解的是,丈夫非但没有表现出羞愧之意,而且不对她做半点解释,直接离家出走,并且提出了离婚。

有人处在黑暗之中会害怕的大哭、瑟瑟发抖、拼命寻找光源或者逃离;有人在黑暗中却觉得安然舒适,黑夜给予他最安心的保护。

简单版作业:

F与丈夫是经人介绍认识的,她是高知家庭出身,家中的独生女;丈夫的家境较贫寒,自小就过继给了没有孩子的姑姑,因为血缘比较近,过继的事并没有对他隐瞒,加上姑姑、姑夫的性格比较刻板孤僻,丈夫就一直在两家之间来往。

有人在人群中觉得恐慌、焦虑恨不得赶紧逃离;有人却喜欢被人们包围的感觉,与人群在一起让他们充满活力。

图片 1

F的丈夫大学毕业后,分配的工作不是太理想,F就动用了自家的人脉给丈夫调动了工作,在丈夫的仕途升迁之路上,F出了不少的力。后来他们有了女儿,一家人生活得和和美美,生活的富庶度也远远高于平常人,而今,丈夫竟然甘愿抛弃这一切,宁可净身出户也要离婚,这真让她不解。

相同的环境,每个人的感受却如此不同。

挑战版:创建情绪处理中心。

想不通的F找到了心理医生,医生说那是丈夫童年关系情节在作祟。

所以就算同样置身于安全的环境中:

对于情绪管理,说起来很难也很容易。于我而言,坏情绪的出现一般都是因为混乱不安的思绪造成的。我本身就是很敏感的人,对别人的情绪对自己的情绪很容易察觉到不对的地方,那么面对不同的情况,我是怎么处理的呢?

心灵成长的关键时刻是在3-6岁,这时的孩子如果得不到父母的关爱,就会在心里投射下不安全感的阴影。不安全感的特征是焦虑、恐惧、害怕被伤害,其最重要的行为模式就是逃避。生活在姑姑家的F的丈夫,如果遇到不开心的事,他不会想到解决或是承受,他会本能地逃到父母家中,他觉得那是个安全的港湾;如果在亲生父母家中遇到挫折,他同样会逃回另一个安全岛——姑姑家,这种行为模式逐渐会成为一种思维定式。

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、基本的身体健康和饮食保证;没有战争、暴乱等环境威胁;每个人依旧会有不同的感受。

1、 
焦虑。这是最近一两年我经常面对的情况,甚至一直都处在一个焦虑的状态。后来我想,为什么?一般我的焦虑来源,是因为自己的事情没做好,又不想去做。不是因为事情多,压力大,而是不执行。明知拖延、逃避是不对的,但是就是爬不出这个舒适区,所以焦虑。而我的方法是,首先找到一个榜样,找到一个执行力强的人或者正在工作、做事的人。一般我会把微博下载下来,直接去搜索潇洒姐的微博,去翻看她的动态。我从可以看到,她是那么的有能量,永远忙碌也一直美丽,这个时候,我就会产生动力,希望成为这样一种人。于是,开始行动起来,做事。

F的婚姻中可能存在着问题,对一般人而言会去面对并解决,但对她丈夫来说,他会本能地选择逃避,因为一切的变化对他们来说都是危险的,只有逃离出存在变数的婚姻,他才会感觉安全,所以才有了孤注一掷离婚的举动。

所以,安全的环境不会给每个人都提供安全感,安全感是相当主观的个人体验。

2、 
恐惧、不安。好像所有的情绪都是有潜在联系的一样,一般焦虑过后,恐惧和不安就会伴随而来。而我的恐惧不仅仅是心里的怕,每次我觉得恐惧,都可以怕到手脚冰凉,冒冷汗,大脑一片空白。但其实,周围什么是也没有发生。这种恐惧,来源于未知。对未来的未知,对做的决定是否正确的未知,对一些事情的结果未知。是自己怕了,是自己对自己的不自信。而对于这种情况,我以前都是选择逃避,对于它的解决方法,我也是最近才摸索出来的。那就是:面对。简单两个字,要经历很多的周折也能学会。我现在觉得,既然是未来,那它就是不可知的,所以我接受它的未知和变数。我只要做好当下,然后等待一切发生,那么未来会来的,以一种不再让我害怕的姿态到来。我努力了,我不害怕。这是我面对不安恐惧的内心独白。

我记得与F的谈话是在一个晴朗宁静的午后,但闻此言,犹如晴空霹雳一般,划开了我内心深处的那道黑屏,我怔怔地呆在那里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

安全感,是对于自身和外部环境的一种稳定感、可控感和满足感。它是心理健康的基本保证。

3、 
单纯地生气。面对这种情绪,处理起来是比较容易的,至少比起前两种。对于这种情况,我的招数是,先去上个厕所。不要觉得可笑,当你觉得愤怒的时候,一般生理上会有相应的反应出现,一般就是去厕所,这是有科学依据的。当你离开那个生气的环境,去个洗手间,再回来,你会觉得,有一点小小的焕然一新的感觉。这时你的愤怒值已经在下降了。当情绪慢慢稳定后,就可以开始下一步:分析。是谁错呢?如果是自己,那就要当头喝棒,无情追问,冷静分析。如果不是你错,你只是单纯地委屈,为自己打抱不平,那就去发泄,去吃个好吃的,去玩去放松,刻意的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正向的方面,提醒自己吸引力法则正在起作用,这个时候,你就会意识到:“我,不能在负面的地方花时间了,我要去吸引好的东西呢~”这招对我非常有效。换句话说,就是,我,可没精力跟你生气。

是的,我就是那个行走在两个家庭之间的小孩。

安全感是一个人建立自尊、自信,拥有良好人际关系、自我成长的基础。

对于我自己,所有情绪问题最后解决的终极途径只有一条:找到原因,然后解决。我心里深深知道,问题是没办法逃避的。就算你觉得这个问题暂时不见了,不久之后,它还会再次发生。所以解决坏情绪的最终办法就是解决问题。忙起来、去做事,然后你会发现,情绪这事简单多了~

我出生后不久就由奶奶照看,因为我是家中长孙女,奶奶舍不得我进托儿所。我的父母都是大咧粗心的性格,看到奶奶如此疼爱我,也就心安理得地把我放下了。与天下所有的祖父一样,奶奶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我的身上,我自然也是喜欢与奶奶住在一起,只有在周末我会去父母家。就这样,我在两个家庭中游走着,从童年、到少年、再到青年,不知不觉间,不安全感已在我的心灵中滋生并弥漫,直至那种性格缺陷被烙印在我身上。

不安全感是所有神经症病人的共同人格基础。

正如那位医生所言,不安全感所形成的最重要的行为模式就是逃避。

图片 2

那年税务局招聘,竞争非常激烈,初试、复试我都过关了,只等第三次考试。但我却不安焦虑起来,内心恐惧,我会考上吗?要是考不上怎么办……?考试是在周日进行,在无名恐惧的压力下,我以一个非常幼稚的理由放弃了复试。

但我们发现,哪怕现世安好,我们每个人也经常觉得自己“缺乏安全感”。

后来,我考入了一家报社,并因工作业绩得到领导的器重。九十年代末,省内外几家报社联合要做一个项目,总编让我代表报社参与其中。项目是由外省的一家省级报社主导,我们是协办。由于是初次从事商业活动,准备工作不充分,预定的完成时间严重推迟,引起客户的不满,他们要求退款赔偿。主办方表示可以与客户协商,同意时间后延的以适当折扣来补偿;不同意的也可以退款。因为主办单位已投入了大量财力,退款需另筹资金的,所以只能是分阶段进行,但有的客户不理解,就天天待在我的办公室追要货款。

当我们深深感到不安,却又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害怕什么的时候,我们体验到焦虑。

如果是理性的人,会冷静地处理问题:这是几家报社联合做的项目,法律程序是规范合法的,只是中间环节出现了纰漏,而我只是其中一名工作人员,况且我的工作上并无差错。更何况参与这个项目的都是省、市级的新闻单位,诚信度是有保障的,当下我只需多与客户解释沟通,当然是会遇到态度蛮横之人。但当时的我,强烈的不安全感已开始作祟,内心的焦虑无助已达到顶点,出路只有一个——逃离,只有逃避了这个存在变数的环境我才会感到安全。于是我以各种理由请假,躲避上班,拒绝接听电话,结果导致工作局面一度混乱不堪。而面对又一个充斥着变数的职业环境,我依然选择逃避,很快我就提出了辞职。

当我们在感到不安又想尽办法去对抗,去企图消除这种不安却陷入又不断失败的恶性循环时,出现强迫症

又一次,我逃离了,并以终结我的新闻职业生涯为代价。今天,我很想对当年对我器重的领导和同事说声“对不起”,因为我不负责任的举动给他们的工作带来了困扰,但当时我并未意识到自己的性格缺陷。

当我们想尽办法让一切事物按照自己的计划和意愿进行时,就出现了过度控制。

其实,不安全感在人们身上或多或少地都有存在,成因也各有不同,但危害性是相同的,它会影响到我们的学业、工作、婚姻与家庭,更会对我们的人际关系造成危害。怀有不安全感的人,因为害怕被伤害,就会以冷漠、高傲为盔甲,把自己封闭起来。他们会竖起两根天线,小心翼翼地探测着外面的环境,当确信周围是安全的,他们才可以放松,一旦出现变数或环境变化,他们就会立刻将自己包裹起来,躲进坚硬的壳中,再去寻找下一个安全的环境。

当我们彻底无力挽留某些东西之后陷入深深的绝望,就会体验到抑郁

相关文章